新玻商城-烧检炉应力仪暖边条切割机磨轮污水处理设备钢化炉中空线覆膜机

全部分类
全部分类

产能置换政策掣肘下,多家光伏企业因玻璃短缺停产



古希腊神话中,阿喀琉斯是希腊联军中最强大的英雄,冲锋陷阵、所向披靡。但阿波罗射向阿喀琉斯脚裸的一只箭,却使这位希腊勇士顷刻倒下。原来,强大的英雄,最薄弱的命门是脚踝!


在当下的能源转型大势中,光伏行业成为了蓬勃向前的开路先锋,正将一步步担负起主力能源的重任,成为我国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生力军!但谁都没想到的是,光伏玻璃,却意外成为了我国光伏行业奔向前方的“阿格硫斯之踵”。


从今年七月份开始,光伏玻璃开始大幅度涨价,截止目前涨幅已超过50%。现如今,玻璃供应量缺口还在不断扩大,由此开始出现二三线光伏组件企业停产、一线组件企业减产现象。有预测显示,今年因玻璃供应不足导致的组件生产缺口或将高达10GW。


但是,在另一边,相关部门对玻璃产业政策的“一刀切”还在继续,短时间看不到立刻解决的希望,光伏玻璃产能提速被迫刹车。光伏大踏步走向平价时代,意外遭遇的难言的“玻璃劫”,值得行业上下警醒。


玻璃之殇:涨价、失速、停产


光伏行业在2020年逆市火热,下半年抢装潮建设如火如荼。而此时,光伏行业必须要面对一个事实:光伏玻璃开始悄然涨价,并不断走高。


记者了解到,今年7月份,3.2mm光伏玻璃的均价为24元/平米左右;到了双节前后,价格上涨到37元/平米。根据PV InfoLink发布的最新光伏供应链价格统计,目前,3.2mm玻璃价格最高价格逼近50元/平米,价格翻番。更有内部消息,近期玻璃价格将再度上调30%。


光伏玻璃在价格跳涨之外,产能缺口更是不断扩大。根据专业机构的测算,2020年下半年,光伏玻璃需求超过440万吨, 而目前国内的有效产能并不能满足这一需求。并且,随着光伏抢装潮的持续,光伏玻璃的缺口将在未来的11月、12月越来越大。


数据显示,2020-2022年全球光伏玻璃需求分别约658、870、1016万吨,每年有着近200万吨的增量空间。而2020年光伏玻璃产能的年实际增长量,仅为73万吨左右,缺口显而易见。



对于产业联动紧密的光伏产业而言,光伏玻璃价格大涨,使得光伏组件企业不得不付出更多的生产成本,且出货周期被拉长;光伏玻璃缺口的不断扩大,更是直打乱了组件企业的生产节奏,甚至逼停产线。这一切,严重波及到组件订单的准时交付。


“现在不仅是涨价问题,而是买到买不到的问题。没有光伏玻璃的有效供应,企业已经部分停产,订单也难以交付到客户手中!”一家光伏组件企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忧心忡忡地表示。


光伏玻璃涨价和供应缺口,造成了整个光伏行业的上下游失衡。以主要的玻璃生产企业福莱特为例,三季度公司光伏玻璃毛利率超预期提升至45%以上。而主要的光伏组件企业毛利率则不甚理想,多家光伏企业三季度毛利率出现下降。按照这个势头下去,光伏玻璃企业四季度会进一步暴利化,上游组件企业的利润空间则会被继续压缩。


政策制定:需调研、需思量


光伏玻璃的工艺技术和门槛高,新上产能的周期也比组件等环节更长。这样的时间差,让光伏玻璃产品供应问题在今年的光伏爆发年凸显。而光伏玻璃行业在扩产政策上遭遇的“紧箍咒”,使得提速增产异常艰难,这成为了难以迈过去的一道坎。


目前,我国玻璃产业整体处于产能过剩状态,尤其是普通建筑玻璃,产能过剩已久。因此,工信部在今年年初便发出了《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(修订稿)》的征求意见函,旨在用产能置换来合理控制玻璃产能。


根据工信部的意见函,严禁备案和新建扩大产能的平板玻璃(含光伏玻璃、汽车玻璃等工业玻璃原片)项目。确有必要新建的,必须实施减量或等量置换,制定产能置换方案。


然而,光伏玻璃并不是产能过剩的普通玻璃,而是具有高科技、高附加值属性的新型玻璃产业。作为光伏组件重要的配套产业,光伏玻璃一直以来也为我国新能源的发展起到支撑作用。


中国光伏产业领导着全球市场,在硅料、硅片、组件等环节均拥有绝对的实力与市场占有率;我国的光伏玻璃也占据着全球90%的产能,成为我国光伏产业超强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在国内光伏装机和光伏产品出口屡创新高的需求下,我国目前的光伏玻璃产能不但没有过剩,还需加速补缺口。


因此,将光伏玻璃简单的归类到普通玻璃范围,并不科学。在产能置换政策下,光伏玻璃产能的提速将备受掣肘。


面对市场需求与政策的双重压力,光伏企业与行业代表纷纷建言有关部门,建议将光伏玻璃进行单独管理,以确保光伏产业的整体有序、健康发展。工信部做出回应,认为现有光伏玻璃产能可以满足全球光伏产业市场需求,行业运行整体良好。


光伏玻璃产线


行业运行良好与否,市场最有发言权。遗憾的是,当下光伏玻璃的供需失衡,仍旧在延续,并有加剧的趋势。根据福莱特在路演中表示,“2021年预计光伏玻璃还会有15%左右的缺口。尽管福莱特已经扩增5600吨的产能,信义扩增4000吨,但是这些产线是分布在不同季度建造投产,光伏玻璃窑炉本身更是有爬坡期,建造完毕后大概需要3个月左右才能达到预计产能,所以实际供给市场的量没有那么多,而光伏玻璃市场需求仍在增加,所以需求量还是超过装机量的。预测完全放开的前提下,至少2022年才能缓解、达到供需平衡。”


不知道这与政策制定的初衷是否一致?


2018年11月民企座谈会上,国家领导人以光伏政策的制定为例做了专门指示:“有些政策制定过程中前期调研不够,没有充分听取企业意见,对政策实际影响考虑不周,没有给企业留出必要的适应调整期。有些政策相互不协调,政策效应同向叠加,或者是工作方式简单,导致一些初衷是好的政策产生了相反的作用。”


指示余音尚在,光伏产业在玻璃环节再次遭遇政策“卡脖子”,实属不应该。


在全球致力于发展清洁能源的大背景下,我国承诺于2030年前二氧化碳达到峰值,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,体现了大国责任担当。承担大国责任,产业力量是重要支撑。


十四五期间,中国可再生能源每年新增装机预计达到110-120GW,累计500-600GW。良好的绿色发展背景下不能让玻璃成为发展掣肘,光伏玻璃不应该成为光伏产业发挥支撑力量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,进而使整个新能源产业发展与碳中和蓝图的实现出现不应该的降速。这是整个光伏行业的心声!


来源:华夏能源网/时玉丰

  • 帮助中心
  • 店主之家
  • 支付方式
  • 售后服务
  • 客服中心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侧栏导航
    展开 收缩

    在线客服

    ×

    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

    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

    ×
    复制